...

《 禁忌系列-姊弟 》全本完结版

2018-12-23 02:32:44乱伦21631阅读

喘息声不断从房间内传出,一名小男孩正在门外透过那未完全掩阖的房门,偷视着里面的春色  男孩的双手正不断地在下体快速地活动着,一条短裤早已退着膝盖处。  “姊姊……”  挑逗人心的喘息声,不断住地传入男孩的耳中,自慰中的双手,不断地加快  “亲爱的好舒服啊!……啊………啊………”房间内传来一声高亢的声音,淫秽的字句,连绵不绝地传出。  “姊姊……”随着这高亢的声音,一股浓稠的白色液体从下体喷洒了出来。  进入暑假之后,我来到姊夫妻俩家里玩──  能再度和我最喜欢的姊姊在一起叫我相当的开心……可是虽然说没什么事要我做也不错,可是事实上再这里的每一天都很无聊。  唯独,夜晚里酝酿着一股咸湿的气氛。简直就像是在挑弄我一样──  当我回到自己的房间后,那道未掩阖的房门,出现了姊姊的身影。  “千寻,洋一他怎么了?”海,懒洋洋地倚靠在床头问道。  千寻微笑着答道:“直到刚刚为止,都待在那儿。”  海道:“是吗?你觉得怎样,是不是差不多该把那件事告诉洋一了……”  “每当看着洋一,就像是看到了过去的自己,让我感到心酸。”海缓缓地说着,语气中夹带无限的悲伤。  “呵呵……”千寻娇笑了一声,双手拢抱住了海的脖子  “可是,对我来说,那天……那时候的梦终于能实现了……”海倚靠着千寻的香肩,在她耳边轻声说着。  “我的梦想将藉由你们姊弟俩……”似呢喃,又似是对着千寻问着。  “姊,你叫我吗?”我缓缓地走下楼,对着楼梯下的姊姊问道。  千寻点了点头,道:“嗯……赶快下来吧!”  当我下了阶梯,千寻牵引着我来到了姊夫面前的一张大沙发之前。  “来,坐下吧!”看着千寻那温柔的眼神,我顺着千寻在我双肩上双手的使力下,坐了下去。  “今天呢,我丈夫他有事情想跟洋一你谈──”姊姊轻抚着我的脸颊,柔声地在我耳边说着。  “姊夫他……?”我回头,充满疑惑地望着千寻。  “怎样啊,洋一,偶尔在这种沓无人烟的地方住住也不错吧。不过今天叫你下来──”海,和蔼地看着我,语气中充满着关怀。  海顿了一下,又道:“是有事情想拜托你呀!”  像是再说故事一般,海闭上了双眼,回忆似地说着:“我曾深深爱着某位女性,并且打从心底地想跟那个人在一起,而那位女人虽然接受了我的心意,但唯一有一件事她绝不肯接受。”  忽地,海的声音突然地变大,略低着遗憾说着:“那就是为我生下孩子。”  “而这名女性,在三年前已经过世了,那时在极为沮丧的我面前,出现了一  海忽然望向了我身后的姊姊,炽热的眼神中带着眷恋与爱怜。  “哪便是你的姊姊。我变得相当快乐,可惜的是……”  “如今的我已经失去了生育能力了。”  “无论如何,我都想让我最爱的女性生下孩子。”  “可是,我却得了不孕症……虽然我可以找精子银行之类的,但我不想要那种连主人是谁都不知道的东西!”  说到这里,海忽然两眼暴出了异彩,兴奋望着我说道:“与我有相同立场的人,你能了解我的意思吗?是的,洋一,我想要你和你姐所生下的孩子。”  “什么……”我瞪大了双眼,满脸不可置信地看着姊夫。  “洋一,如果是你一定能够实现我的梦想的──”  我双手抱着枕头将脸埋在里面,脑海里不断地充斥着姊夫刚刚所说的一切。  这是多么荒谬的事情,但我……  “洋一,我进来啰。”千寻独自地走了进去。  看着躺在床上,将头埋在枕头间的我,千寻柔声柔气的道:“这次将你叫来这里,全是为了这件事,所以才会刻意让你看见我们做爱……”  千寻走到了床边,沿着床角坐下,语带歉意地道:“对不起,洋一,求你帮他实现他的梦想吧!”  我忽然起身咆哮地说着:“你知道这代表什么意思吗?姊!”  姊姊将双手置于我的肩上,平和地道:“当然……不就是血亲之间的血缘交流吗?也就是说,近亲相奸……”  我疑道:“可是,这不是行不得的事吗?”  千寻将手伸了回去,慢慢地拉下衣服上的拉链,开口说道:“事实上,这世界上的的确确存在拥有这类关系的人们呀……”  随着千寻的动作,身上的那件黑色的连身洋装,缓缓地坠落在地上,一丝不挂,无限姣好躯体,顿时暴露在我眼前。  看着那羊脂白玉般的娇躯,高耸坚挺的双峰,仿佛不堪一握的纤纤柳腰,再灯光的照耀下,泛着异彩的浓密耻毛,我暗暗地吞了吞口水,含糊地说道:“姊  千寻翘着腿,坐落着床角上,妩媚地道:“你知道他口中说的过去所深爱的  “其实就跟我俩的关系一样。”  看着我满脸的不解状,千寻解释着:“没错,那人就是他的姊姊。”  我呢喃道:“姊弟……”  顿了顿,千寻又道:“当然,我的确想要帮他实现他的梦想……可是不光只是如此而已,我也想要生下你的孩子。”  “让姊姊,我来生下洋一的小婴儿好吗?”姊姊伸出了双手,抚摸着我的脸颊,低头吻在我的额头上。  “姊姊……”  “来吧,洋一。抱我……”  随着姊姊柔和的动作,我身上的衣物一件一件的减少。  “姊姊我那儿很脏啊。”看着姊姊握住了自己的那玩意,并低头朝它而去,  “呵呵……没关系……”  千寻一笑,一口将它含了进去。  “啊!啊!”下体传来的奇妙感觉,让我不禁开口呻吟着。  在温热的口腔内,溜滑的舌头挑逗下,我很快就在姊姊的口内发射而出了。  “咕噜!”千寻将口腔内的炽热浓稠液体,一口吞下,并伸出舌头,舔舐着嘴角残留的白色浓稠液体。  千寻将头伸到了我眼前,看着我道:“不知不觉地,洋一也成长为一个真正的男人了,这样的话一定可以。”  “知道吗……洋一,你这一生绝对不可以忘到今天的事情唷。”跨坐在我身上,姊姊一边说着一边握着了我昂挺的话儿,往自已的花径而去。  两者慢慢的结合,直到整根完全地没入、消失。  “呜呃。”火热的包覆感,使得我发出了愉悦的声音。  千寻道:“洋一,张开眼睛好好看清楚吧……”  我睁开了双眼,往着两人的交合处望去。  “嗯哼哼……全部放进去了。”  “洋一那话儿,在我里面塞得满满的……”  “感觉如何……姊姊那里面舒服吗?”  我微微地点了点头。  千寻露出了个勾魂的媚笑,道:“嗯哼哼…接下来会让你觉得更舒服喔。”  一开始的缓慢,到后来的狂野,千寻疯狂地在我身上活动着。  千寻的脸上布满了潮红,她娇喘地道:“洋一……如果忍耐不住的话,随时都……可……以……出来……没关系……的……”  “让姊姊的里面满满都是洋一的牛奶吧……”  抽插的动作越来越激烈,千寻主动地导引着我,握着我的双手,来到了她那晃动不已的双峰上,嫣红的樱桃早已胀大,弹性十足的饱满双峰,很快地就在我的双手下,变化着各种样式。  “怎样……洋一……放在姊姊里面舒服吗?”  “好……好舒服喔……”  “姊姊,我也是,好快乐喔!”  “嗯?奇怪……我……第一次……这么快……就……”千寻忽然感受到自己的花径正剧烈地颤抖、蠕动着,高潮的快感随即拥了上来。  “姊姊……我已经……”  “好啊,我也快了,多出来一点吧!”  “多出来一点、多一点,用你的精液让我怀孕吧!”  那天夜里,我与姊姊不断地交媾着──  自那天起,过了十个月又十天后,姊姊生下了个男孩。  即使到现在我仍然觉得那天发生的事,像是在作梦一样。  男人能过让女人生下孩子,即使他们之间有着近亲的关系。  自从那天踏入禁忌的世界后,如今的我已能完全理解姊夫他所追求的事物为  对我而言,身旁就有一位我最亲近、我最爱的女性──  我想让母亲为我生下妹妹!!                【完】          《禁忌》系列——母亲2004/10/28发表于:风月大陆改编漫画-竹井正树《ORIGINAL》  早晨,微风轻吹,薄纱的窗帘在风的吹拂下,两道身影半隐半显着……  喘息声夹带着女子阵阵的呻吟声,回荡在一间硕大的房屋内。  「啊……啊……噫……」女人发出了撩人的声音,紧箍着我话儿的壁肉,正  「喔……」在对方高潮的同时,我也将那炽热的粘稠液体,注入了她的子宫  「我今天快要迟到了!」我一边说着话,一边穿着校服。  待制服穿着完毕,我回头向着床上的女子,说道:「那我要出门啰,妈…」  「洋一……」百合伸手拿起了被单,将自己动人的躯体给遮掩了起来,口中呢喃呼唤着儿子之名。  那天,我忠实地顺从在我内心里发生改变的心情──  那时妈妈她不再是我的母亲,而是世上唯一的女性……  自那天起,我和妈妈之间便一直维持着这种关系。  「呜哇……好大啊……这乳房……」  「即使只有一次也好,真想抓这乳房一把。」  「对啊,我也是──」  再我进入教室的时候,我的两个好友和也与良太,正拿着一本写真杂志,看  一发现到我到来,和也跟我打了声招呼「洋一啊…」  「嗯!」我随口应了一声。  「洋一,这个月的PLAYBOY你看过了吗?」良太拿起了手中的杂志,  和也也接口道:「这个月的PLAYBOY在卷头,这个叫ALICE的女孩啊,不但全裸而且至甚连毛都能看见呢!」  胖仔良太也在一旁狂笑着「啊哈哈哈哈哈!」  「今晚的下酒菜就决定是这个了!」  「啊……啊……可是啊,真想看看真人的裸体,而不是光看照片啊!」良太坐再椅子上,双手撑着头大声抱怨着。  「像一班的秋山在去年夏天,就在海边和女大学生勾搭上了说。」  「现在也还不是到海边的季节,即使搭讪也……」  「会回头理我们这种人的女孩我看也没有几个吧!」  和也也紧跟着抱怨道:「啊……到底哪里才找得到愿意和我们来一发的女人呢?真想早点抛开童子之身啊……」  「………」听着这两只童鸡的对话,我还真的无言已对。  「如果那么想做的话,要不要我介绍个肯和你们做的女人呢?」一种古怪的念头随即窜上了我的心头,我不经随口道来。  「噫?」和也与良太一同望向了我,嘴里发出了不解的声音。  「喂、喂……你说的是真的吗?」和也的语气中充满着疑惑。  「嗯哼……今天放学后在校门口等我吧……」  正当我回到家时,准备伸手开门之时──  大门却缓缓的打了开来,一名中年美妇从内走了出来。  「洋……洋一……」中年美妇一见到我,满脸的惊讶之色。  「你要去哪里呢?现在要出门去买东西吗,妈妈?」我露出了个狡黠的笑容  「你最近似乎常常在我回家的时候出门呢!」  「我今天带了朋友回来,要买东西就等晚一点在买吧。」  「!!」母亲一听闻我说之话,不自觉得露出了惊慌之色。  「我朋友啊,从来就只在杂志之类的照片上看过女性的裸体而已。」我走进了母亲身边,将她拥入怀内,在她耳边轻声说着。  「你就在这儿像平常一样把衣服脱下来让大家看看吧!」  「喂!喂!你该不会……」良太与和也,看着我的种种行为,他们已经讶异的快说不出话来了。  「有什么不好的,又不会少掉一块肉,你说是不是啊,妈?」隔着衣服揉捏着母亲的乳房,我在她而边吐着热气的说道。  「洋一你别这样……」母亲的声音颤抖着,似乎还夹带着丝丝哭腔,两颊早  「这种事除了能拜託母亲你之外,还能拜託谁呢?」我已着舌头舔舐去了母亲脸颊上的泪水,轻轻的说着。  「不要!你根本已经疯了。」母亲大力的挣脱出了我的怀抱。  「救……救命啊……」  我朝着母亲追去,撕扯着她身上的衣物。  随着母亲的呼喊,身上的衣物也在我的撕扯下早已见空。  「哈哈哈……」  我一把抱起了早已被我剥成白羊的母亲,将她带到了我的房间。  「呀啊啊…」大力的将她扔向了那柔软的床铺。  「够了!洋一,你是认真的吗?」母亲躺在床上,娇躯微颤着,看向我的双眼充满了悲痛与哀伤。  「当然啊,最近老是这么一成不变的,妈妈你也喜欢来点不一样的刺激才对吧?」我解下了裤头,掏出了坚挺的话儿,朝着母亲一步步的走去。  「不行呀,洋一……这种事情。」随着我的走近,母亲哀求着我道。  「事到如今你还在说什么?我们平常不是都在做这种事吗?」我扳开了母亲雪白的双腿,握着话儿抵在花径之外。  「求求你……住手……」母亲那充满悲怨的哀求声,在我听来却是那么的令  「不……不要啊……呜呃……」  不经由半分前戏,我刺入了那尚未潮湿的乾枯花径。  「怎样,妈妈你看来早就已经准备好了嘛!」我才刚抽插没几下,源源不断的淫水便从母亲的花径中流出,随着我的话儿沾湿了我的裤子。  「啊……别看,我不想让人看到……」享受着我的抽插的母亲,依然不忘一旁那早已看到傻眼的和也与良太。  「不行……洋一!要……要……出来了……」  「怎样?看到“实物”有什么感想吗?」我回头望向那傻眼的两人,一边抽  当我话儿一离开,粘稠的白色液体随即倒流了出来。  「我每天可是都是它照顾喔!」  和也与良太,瞪大着双眼看着那倘流着黏稠液体花径,口中模糊的呢喃着:「喂……喂……」  我把母亲的身子翻转了过去,抬高了她的臀部,已着双手撑开了开阖不已的花径,让里面的黏稠缓缓的全部流出。  「男人,果然还是要用过这穴才行呀!哈哈哈—你们看,我的已经溢出来了  「虽然说是母亲,但女人终究还是女人。」  「你们看吧,她不是一副很幸福的样子。」看着母亲那充满泪水的双眼,我  「如何?要不要趁这机会来玩一下啊?感觉很好喔!」  「这感觉可是跟自己用手解决,棒上许多的啊。」  「还有啊,虽然让身为儿子的我来说没有什么说服力,但是这身材的确很棒吧?」我抱起了母亲,让她躺在我的怀内。  「跟外面那种小丫头不同,你们看这胸部可大着呢!」我伸手揉着母亲的胸部,并用力的在她乳头部分挤压,一股略带腥味的液体随即流了出来。  「事实上,我母亲现在已经有身孕了,而孩子的爸当然是我。」  「你们觉得亲生母子所生下的小孩,将会是怎样的孩子呢?」我对着那早已瞪大双眼,撑大口的两人说道。  「你们不用担心她会怀孕,安心的射在这里面吧。我想你们第一次当然还是想射在女人里面吧?」我撑开了母亲的花径,对着两人说道。  随着我的话说完,良太缓缓的走了过来。  「良太,你要来吗?」  「是啊,像我这种胖子说不定这辈子,再也不会有这种机会了……」良太边脱着衣服边说道。  我站了起来,朝良太走去,推了他一把道:「那,你就好好努力吧!」  「什……」母亲惊声一叫。  良太赤裸着,手握住了那坚挺话儿,缓缓得挤进了花径之内。  「求求你住手……」  「不行,别……洋一!救我。」  「不行,别在里面。」  不亏是新手,良太没几下便以缴械投降,炽热液体随即注入子宫。  「不要啊。」母亲抽泣着。  良太喘着气,说道:「我靠!这感觉真是爽透了!」  「还……还能再一次吗,洋一?」  「可以呀,你想要几次都行!」我笑着回答道。  「求求你……不要再……」当良太再一次刺入的同时,母亲再度的哀求着。  「不要啊!」  「和也,你打算怎么做呢?不做的话对得起自己吗?既然难得有这机会那就  在我的鼓吹下,和也也抛开了顾忌,朝着我母亲走去。  之后连续几个小时内,母亲她不断地一直遭到这两名少年的侵犯──  隔天天亮之后,我朋友们便回家去了,整个人累瘫了的母亲她便就这样直接倒在床上深沉地睡去。  累倒的母亲其模样在我眼中,看来绝不憔悴,反倒是比过去变得更加年轻。  如今,我已得到真正所爱的人。  对於无可替代的母亲,我将要──               【本篇完】              禁忌系列-继承【改编自-竹井正树《ORIGINAL》】2004/11/01发表于:海岸线  三年前,多贝尔伯爵家的主人在自邸惨遭杀害。  由于被害者本人生平行恶无数,因此判定此事乃为仇杀,然而多贝尔家却急于主动请求以意外死亡来处理本案,简直就像是要隐藏这件事一样。  紧接着,我在今年冬天迎接戴冠式,并继承爵位,成为多尔贝家的主人。  随着继承爵位而来,在我的身边发生了许多变化。  美丽的小姐们时时紧跟在我的身旁,每个人都主动积极地想来照顾我,其中也有将自己的胴体献上,尽力谄媚我的人。  我是知道的,她们并不是对我本身有兴趣。  爵位……以及多贝尔家所拥有,莫大的领土,财产,这些才是人们感兴趣的  但是,相反地对我来说,那些人却给我了快乐。  一开始,我对于这些人感到相当厌烦……然而人性是脆弱的,渐渐地我也沉溺在那样的快乐当中。  不管我说什么她们都会乖乖听从,没有什么事比这更叫人感到愉悦的。  对于那样的我,姐弟们似乎有着什么意见。但我可不允许这种事!  对于不断要我自律自重的姐弟们,渐渐地我竟然跟她们越来越疏远了!  “啊……少主……在大力些啊……”  “啊……要死了……”  淫糜的声音,在硕大的房间内回响不已,三女身材皎好的妙龄女子,正在我  忽然,“碰”的一声,我的房门被大力的堆开了。  “克利斯!请你克制一点!”莎依娜带着弟妹,怒气冲冲的跑了近来。  看着姐姐进来,我对着身旁的几名女子喝道:“你们几个……先退下吧!”  待三女退下,我温和的露出微笑道:“真是的、真是的,姐姐。”  “姐姐肯踏进我的房间可真是难得啊……”  莎依娜道:“像这种事你到底要持续到什么时候?既然你身为领主,就应该好好做些领主该做的是啊!”  我起身来到矮柜旁,拿起了一瓶葡萄酒,将它倒入酒杯之内,开口道:“工作的话,我可是都有努力在做喔。”  莎依那脸上带着忧伤,道:“这样哪里叫做努力在做了?你知道吗?人民平常是怎么看待你的?”  喝了一口杯内的葡萄酒,我露出了疑惑状。  莎依娜突然提高了分贝,续道:“人民私底下都称你为‘快乐王’啊!”  我大怒道:“吵死了。”更是顺手的将酒杯大力砸向莎依娜。  被酒杯砸中的莎依娜尖叫了一声,并倒卧在地上。  德依诺跑到莎依娜身旁,慌张地道:“姐姐!你没事吧?”  “太过分了,哥哥!”德依诺确定姐姐没事,便抬头怒怨道。  我冷眼看着蹲在莎依娜旁的弟弟,不悦的道:“现在我可是这个国家的领主啊!在这国家里不听我的话的人,可是不被允许的!”  “别以为我还是那个跟你们感情融洽的哥哥!”  “如果说你们觉得不能接受的话,就出去吧。反正你们也是不能指望的…”  “喔……”不小心撇见了莎依娜露出裙子外的白皙大腿,我嘴角轻微上仰,一个念头涌了上来。  “我们走吧,姐姐!对现在的哥哥来说,不管说什么都没用的……”德依诺扶起了地上的姐姐,转头带着失望的眼神,看了我一眼。  是夜里,我来到了莎依娜的房间外。  莎依娜应声前来开门──  “姐姐……我有事想跟你谈谈……”我自顾的踏门而入。  “怎么了?在这样的深夜里……”莎依娜双眉紧蹙,似乎对于我的来到感到  环顾着房间四周,我怀念的说着“真是好久没来了……自从戴冠式以来,我就没进过姐姐的房间了……”  莎依娜在一旁看着我,疑道:“要谈的事是?”  “就是我想要姐姐你!”我忽然一个转身朝着莎依娜扑了过去。  “事情就是这么一回事!”我用力地撕开了她身上的丝绸衣物。  “呀!呀!呀!”莎依娜惊慌失措地大叫着,想逃,却只是换来身上的衣物  “啊!”我用力地将赤裸的她推倒了在床上。  我脱去身上的衣物,一步一步地朝莎依娜走去,  “不要啊!”看着浑身赤裸的我,朝她越来越进,莎依娜大叫着。  掰开了她的双腿,看着那紧闭的绝美幽谷,我称赞道:“直到现在?我虽然看过许多女人的私处……但姐姐你的却是最特别的。”  “你要做什么,克利斯。请你住手。”感受到有炽热的异物进入自己的体内,莎依娜惊道。  在幽谷内的手指,感受着肉壁带来的温润紧实感,已着两指撑开了那紧闭的幽谷,另一只手握住了我那昂起的阳根。  “对姐姐来说可能稍微大了点吧……不过还是请你忍耐。”  “不要,拜讬你住手,千万别……”知道我要做甚的莎依娜对着我哀求道。  “不……不可以……”  伴随着哀求声,阳根缓缓的滑入幽谷之内。  此时莎依娜的哀求声,是最好的催情剂,我使劲的达伐着。  “姐姐的里面真棒啊!”  温热、潮湿,蠕动的肉壁带给了我无尽的快感,在我大力的抽插下,肉壁忽然传来剧烈的收缩感,我喘着气,看着泪流满面的莎依娜,道:“好像快高潮  “呜呃……噫……”温热的液体冲击着我的阳根,莎依娜高潮了。  我缓缓的抽出阳根,在抽出了刹那,浓稠的白色液体随即流了出来。  “姐姐你真的很完美。姐姐对我来说是这世上最美丽的女性……”  我托起了莎依娜的圆润下巴,看着她道:“从今以后你就跟着我吧,好吗……如果姐姐肯成为我的女人的话,我就不会再让其他女人接近我了。”  “克利斯……我……我还……”莎依娜转过身去,已着双手遮住了脸,哭泣  “你在说什么呢?姐姐……”我靠近了莎依娜,想要听明她到底在说什么,却丝毫不知道危险朝我逼近。  “啊…啊…啊…啊……”德依诺手持着一把锋利的匕首朝我冲来。  我不明就已地转头一望,耳边传来莎依娜的叫喊声:“不要啊…啊…啊…”  锋利的匕首伴随着莎依娜的惊慌声,刺入了我的体内。  那一瞬间,我想起来了。  “请你不要这样,父亲大人……”莎依娜赤裸着躺在一张大床上,哭喊着。  “你在说什么!现在已没理由停下来了吧!”思朗里正握着阳根抵在莎依娜的幽谷前,淫笑着。  “离开姐姐身边……”我拿着匕首,刺入了父亲的体内。  是啊……那个时候我也像这样救了姐姐,那一瞬间──  我……杀了父亲。  那之后,我因为极度紧张而失去了意识,并且失去那时的记忆──  现在我终于想起来了──  那时候的我的确和弟弟现在有着相同的眼神……  在她们眼中,现在的我就跟当年的父亲一样吧……  耳边依稀的传来弟弟的声音:“都是哥哥你不好,全都是哥哥你……”  为什么……我是何时变得如此淫虐无道呢……  我还未找出结论,便永远失去了意识──  禁忌系列一共有四篇,而其中第一篇与第二篇姐弟跟母亲,要算成一篇其实也行,毕竟主角都是同一位,《ORIGINAL》这本H漫中当然不会只有四篇了,只是我挑其中四篇来改而已!!          《禁忌》系列——从今以后的生活2004/11/08发表于:情色海岸线改编漫画-竹井正树《ORIGINAL》  天气持续放晴,炎热的暑假……  启太利用暑假远离都市的吵杂,来到哥哥夫妻家里玩。  「欢迎你来!启太君!」洋子开门迎接启太而入。  「亲爱的!你看启太已经来了!」洋子对着坐在餐桌上看报的丈夫道。  「打扰你们了。哥哥!」启太一看到大哥,连忙道。  「欢迎啊,启太!这几天就在这儿好好玩吧!」龙太看着自己可爱的弟弟,  「欢迎你、启太!这几天好好玩吧!」一旁的鸟笼内,一只可爱的鹦鹉,正学着龙太的话语。  「哇喔~是欧姆耶!你好啊!」启太走到鸟笼旁,对着里面的鹦鹉道。  欧姆对着他点头,道:「早安!」  洋子忽然来到了启太的身后,道:「对你哥哥来说,欧姆比起我来还要来的  洋子姐。哥哥他的太太,她跟哥哥是在今年春天得时候结婚的。  哥哥的太太竟然是这么样美丽的人……真叫人羨慕。  「对吧……嗯,怎么了?启太君?」洋子看到启太正看她自己看的出神,她  「疑……没有……没、没事……」启太连忙为自己辩解着。  「启太的脸好红喔,会不会是发烧了呢?」洋子拨开了自己前额的刘海,额头与启太的相触在一起。  「洋子姐的脸靠得这么近。这是成熟女性的香味吗?好像只要一闻到这个香味,心情就能完全平静下来。」阵阵沁人心鼻的体香,使得启太心里不经暗暗想  「好像不是发烧的样子……到底怎么了呢?」洋子抬起头来,不解的看着满  「你还好吧?启太君?」洋子关心的道。  「怎么了,启太?」龙一也相同的关怀问道。  想了一下,又续道:「还是因为你自己一个人过来这里………所以觉得累了  洋子附和的说道:「说得也是……」  启太红着脸,害羞的道:「不、不是……不是因为累了,只是觉得洋子姐很漂亮,所以就看得入迷了……」  「哎呀!」洋子不好意思的捂着自己的脸颊。  忽然从后面已着十字固定锁的方式,双手抱着了启太的颈子,取笑道:「这小子~想追女人你还早个十年呢!」  「哈…哈…哈…哈……」龙一也看的哈哈大笑。  「不过,我很高兴喔。最近,你哥哥可是都不肯讲这些话呢。」  「还是换启太君你来当我的老公呢?」洋子在启太耳边,吐气如兰的说着,还对着他眨了眨眼,道「怎样?」  「喂喂!你就饶了我吧!比起这种事来,还不如赶快吃饭吧!菜可是会冷掉喔!」龙一笑着抱怨道。  「说的也是!启太君肚子饿了吧?我可是为了启太而动手做了顿丰盛的料理喔,多吃一点吧!」洋子推着启太来到了餐桌旁。  「好!」启太欢起的应了一声。  夜晚,龙一的房间内,淫糜的声音充斥着。  「啊啊啊……龙一……啊嗯……」洋子无力的趴在床上,白皙粉嫩的臀部高高翘起,承受着身后龙一的达伐。  「怎么了啊,洋子?今天怎么这么激情啊。」龙一喘息着,双手撑在洋子臀部,下体激烈的前后摇摆着。  「呜!才、才没这回事……嗯啊……」洋子呻吟道。  随着龙一的愈烈动作,洋子想放声大叫,却害怕启太会听到,「不行啦……家里有启太在,会被他听到啦……」  「啊……呜……喀呜……」强力的快感来到,使得洋子不自觉的喊叫着。  「你今天比平常更加敏感耶!」在高潮过后,龙一坐在床上对着一旁乏力的  「该不会是想到启太就睡在隔壁,所以就比平常还要兴奋吧?」龙一靠在洋  洋子娇嗔道:「你、你在说些什么啊!」  「不然下次,就让启太看着我们做?」  「笨蛋……想也知道怎么可能做这种事。」  就在两人温存时,丝毫没注意到,那紧闭的房门,不知何时悄悄的打开了一  龙一上班之后,洋子愉快的打扫着住家,当拿着吸尘器来到启太的房里打扫时,在启太的床底下,洋子发现了一件女用内裤。  洋子将它取了出来,一看这才发现这条内裤竟是自己的,「启太君……这孩  当她把揉成一团内裤摊开时,一团黏稠的白色液体赫然出现在内裤之内,洋子惊道:「为什么会在这种地方……」  看着在内裤内缓缓流动的精液,一种莫名的感觉顿时涌了上来,她无力的瘫坐在地上,口中呢喃着:「为……为什么我的内裤上面……」  看着那精液,洋子不自觉的伸出手指,沾黏着上面的精液。  「这么样浓稠……」看着手指上的精液,洋子开口伸出舌来,舔舐着。  「嗯哼……不、不行啊,不能这样……」口中虽然这样的说,但却依然已着沾染着精液的手指,隔着裤子,搓揉着自己下体。  「明明知道不行……明明知道这是不可以的……」双手不知何时的以伸进了裤子之内,沾着精液的手指轻抚着阴核。  「啊…啊…啊……」竟然高潮了。  「洋……洋子姐……」启太不知何时的来到了洋子身后。  突如其来的声音,使得洋子惊吓到,她转身对着身后的启太,已着不解的语气道:「启太君……为什么,我的内裤……」  启太低着头,带着歉意,神色黯然的道:「对、对不起……我虽然知道这样做是不对的……」  忽然,洋子一个起身。  启太一个惊吓,慌忙的道:「对不起,我在也不会这么做了!」  洋子已着双手,轻轻抬起了启太的脸,深深的一吻。  银丝随着两人么分开,而挂在嘴边,洋子慢慢的解开了启太衣服上的扣子,不久,启太便浑身赤裸了。  启太不解的看着洋子,道:「洋子姐,你……你在做……」  不等启太说完,洋子在脱完启太的衣服后,也开始的脱起了自身的。  「洋子姐……」看着洋子如玉般的赤裸身躯,启太道。  「没关系的……好了,赶快来吧,启太君……」洋子伸出了双手,将启太拥进了自己的怀中。  「那时候在我胸中,有着什么在弹动着──」洋子的心中是如此的想着。  「启太君真是可爱啊,可爱到叫人想吃了你……」洋子抱着启太柔声道。  启太看着眼前那逐渐肿大的乳头,他开口的用力吸了起来。  洋子看着正在吸食,玩弄自己乳房的启太道:「呜……启太是第一次?」  「嗯……」启太点了点头。  「你的童贞就交给我啰。」  洋子放开了启太,道:「你会瞧不起我吗?就像你会自慰一样,我也会这么  「启太君,现在我想要你……」洋子半躺着,双手扳开了自己早已流水潺潺  「拜託你!将你的东西放到我的身体里面……」洋子恳求着。  启太犹豫着道:「洋子姐……可是……」  「没关系的……我这里想要启太君而变得这样………」洋子握住了启太的阳根,将它导入了自己的体内。  「启太君……启太君,你看……」  「你看……启太君的那个已经在我身体里面。」  「看得到吗?你那个深深地进入里面……」  「求求你……赶快动吧!」洋子媚眼如丝的哀求着。  「啊……洋子姐……」启太随着洋子浪叫声,冲刺着。  「洋子姐!」炽热的精液随着启太抽出了阳根,而喷洒在了洋子的脸上与胸  从那一天开始,洋子的心理好像有某个东西崩坏了──  背叛丈夫的罪恶感,反到转变为甘美的紧张快感。  每当少年的精液满满地灌入子宫里面,洋子的身体便会满溢着愉悦。  这天,洋子一人站在厨房内,洗着在碗盘。  突然,臀部一凉,内裤早已被脱到膝盖处,启太的阳根也随即的刺入体内。  噗哧!噗哧的撞击声,与喘息声在厨房回荡着。  「我要忍不住了,洋子姐。」  体内充满了炙热的液体而让洋子感受到某种反常的愉悦──  但是相对地,洋子也瞭解,不可能再度回到过去普通的生活当中──  「喂!我回来啰~~」傍晚,龙一下班回家了。  走到位於厨房的鸟笼边,龙一对着欧姆道:「嗯?我的老婆呢?她跑去哪里  「嗯?什么呀?这个是……」龙一低头,忽然发现再地上有的一瘫白色的液  他弯腰,已着手指沾了一下那个液体,入手的感觉是如此的黏稠。  一种怪异的感觉浮现,他的脸色不自然的发白。  就在此时,笼中的欧姆忽然出声。  「啊啊啊……真舒服!」  「启太君,在来!」  「洋子姐,我好舒服喔!」 本帖最后由 58152198 于 2014-1-8 23:31 编辑 金币转帖分享,红包献上!2014-1-9 12:17 注明作者出处和字数! 查实10683字,已经按实加分奖励,多谢支持
...
黑色黑金透明彩色绿色蓝色橙色粉色

RSS订阅 - 百度蜘蛛 - 谷歌地图 - 神马爬虫 - 搜狗蜘蛛 - 奇虎地图 - 必应爬虫

© 2019 456xx.com Theme by